叶子君233

随缘写文画画。。。咸鱼一只

很久没更新,发一个未完成稿水一下。。。很乱,成稿的时候会有删改,大家将就着看看

碎碎念

带弟弟日常㈣

超!级!甜!糖尿病人慎入(bushi)

土味情话预警

沙雕甜饼

ooc我的
cp修东修无差
和昨天一样的水族馆约会梗

10.“今天是世界海洋日。”大东坐在修的面前,非常认真的讲述着修不知道的第23个世界日,修不知道这些日子有什么用,他也不在乎,但是大东认真严肃的样子还是唬住了他,他放下快要罩在脑袋上的终端,一脸茫然的看着大东,“所以呢?”,“所以和我出去吧。”

修根本找不到这两件事之间的联系,况且今天并不是周二或周四中的任意一天,“我不,今天新上线的装备我还没刷到呢,不去!”,“你已经是股东了,一个装备不算什么大问题的,和我出去吧。”大东不知道为什么异常的固执,“是你说身为股东不可以以权谋私的!况且不在周二四就该好好在绿洲呆着不是嘛?”修对于这种出尔反尔教唆他人作弊的行为表示不齿,并坚决的拒绝了大东的邀请。但当他把终端抬起来就要盖上自己眼睛的时候,他瞟到了大东眼里的无奈和一丝丝不开心,甚至还有那么点委屈,丘比特一箭正中靶心,修被击中要害,毫无还手之力,“好吧,好吧,不过装备你要赔我!”大东眼睛一下子亮起来,“好!有多少都给你!”。大东难得这么正式的对小五岁小朋友发出邀请,被答应了的大东陷入了第一次约会的紧张,勉强维持着自己的风度,带着修出发了。

周三的路上行人寥寥无几,城市显得空空荡荡,六月份正是初夏,阳光明媚不刺眼,透着路边树叶的缝隙照下来,金灿灿的洒在人身上,小孩甩着手迈着步子一步一跳的蹦在前边,整个人都裹了一圈金边,少年清新的荷尔蒙四处挥洒,阳光像淋在白色的冰激凌上的蜂蜜,伴着轻轻的奶油味,飘荡在四周,直钻进大东的鼻子里。清甜的气息弥漫在大东的鼻腔,在口腔打着旋儿,一溜的又滑进他的肺里,满满当当的充斥着他的胸膛,真甜啊。

———————————修是世界第一甜!

11.修在前面蹦跶着蹦跶着,时不时还要回头看看大东丢了没,一回头就看见大东傻乎乎的笑,‘呀,我怎么就喜欢上个傻子呢……’修看着大东脸上压不住的笑,心里忍不住吐槽,‘不过看多了,还有点可爱?’这个念头一冒出来就再也压不下去了,修越看大东越觉得他可爱,明明是个比自己大了五岁的老男人,怎么会这么可爱呢。

这个词像是种在他心里的种子,突然间开始肆意的生长,整颗心上尽是粉红色的小花,花瓣是粉的,花蕊是粉的,噗嗤噗嗤冒出来的花粉都是粉色的。细细密密绵绵香香的花粉顺着动脉冲进他的心脏,在左心房和右心室伴着心跳扑通扑通的打着颤,从动脉里喷薄而出,在他的四肢百骸乱窜,动脉、静脉都漫着香气,每一支毛细血管都挠着他的皮肤。越看越可爱啊,身边都绕着粉红色的泡泡啊。

修这么想着,忽然发觉脸上有些发烧,轻轻咳了两声红着脸扭扭捏捏的转过身去,装作什么都没有发生的样子又蹦哒蹦哒着往前去了,不知道怎么的,他总觉得刚刚回头的时候,大东笑的更傻了些。

——————————大东世界第一可爱!

12.修跑到一半发现自己并不知道要去哪,大东的手适时的握上来,轻轻的牵着他往前走,整只手都被包着,暖暖的,修觉得去哪里已经不那么重要了,绿洲的装备也没那么重要了,哪怕就是这条马路多晒会太阳也挺好的。

大东握着修的手磨磨蹭蹭的往目的地去,他决定下次再也不要做什么约会攻略了,攻略有什么用,和喜欢的人做什么事都好。不过终归还是磨到了目的地,那个巨大的水族馆。

水族馆里静悄悄的,一个人也没有,修正在疑惑,大东就跑到他面前,大剌剌地张着双臂,脸上是快要溢出来的笑,“今天是世界海洋日,所以请你来水族馆玩,”他稍微顿了一下,酝酿了一下语气,又刻意压着声音里的雀跃与炫耀,“我包场了!”修愣愣的看着面前的大五岁先生像孩子炫耀零花钱似的炫耀着自己的财力,心下有些讶然,又不大舍得戳破他的美好幻想,告诉他自己以前经常各种包场,只好默默的露出宠溺的微笑来。

两人一起逛水族馆是第一次,水族馆里的鱼、虾、蟹都不再重要也不这么吸引人,深深浅浅的蓝色灯光与水波映照下的对方比它们重要也可爱的多了,修的眼睛几乎是长在大东身上,大东的眼睛也快要蹦出来跳进修的心里,两个人身边弥漫着的都是粉色的气息,甜甜腻腻的飘在空气中。

修忽然想起前两天逛论坛看到的帖子,他拉住大东,
“大东,你知道十二生肖吗?”
“知道啊。”
“你猜我属什么?”
“呃,我算算……呃,我算不出来……”
“笨,我属于你啊!”

修看着面前大东的脸肉眼可见的速度变得涨红,耳窝里像是动画片里的小火车一样突突地往外喷着蒸汽,他忍不住笑出声,大东故作姿态转过身去,又牵着修往前走,只是手心里突突的跳动着,一颗心就要冲出来交在修手里。

修还不想停,“哥哥,其实我有个超能力的,你猜猜是什么!”,“我猜不到……”,“是……超级喜欢你!”大东几乎就要原地爆炸了,整个人都冒着粉色的泡泡,磨磨蹭蹭的拉着修一步步往前磨。

拱形的水下隧道泛着淡蓝色的波光,游鱼成群结队在头顶飘过,大东红着脸牵着修在其中默不作声,装作什么都不明白的样子。修忍不住了,拉着大东停下,捧着大东的脸让他正视着自己的眼睛,

“我是认真的,我超级喜欢大东,超级喜欢哥哥,是真的喜欢!是帕西和阿蒂之间的那种喜欢!”修仰着头盯着大东的眼睛,一颗心都顺着坦荡荡的心灵之窗窜出来,直冲进大东心里,把大东的脑子大东的心一下子塞的满满当当,“我之前也试着按艾奇她说的委婉的表白心意,可是大东你好像比较傻,一点回应都不给啊。我知道哥哥也喜欢我,如果我不像今天这样直说的话,哥哥怕是要一直憋在心里不告诉我吧!”修眼神里还带着些恨铁不成钢和一丝丝委屈。

大东被修一记直拳打的头晕目眩,修的一颗心分量太重,占用率太高,大东当场就当机了,残存的一丝丝法制观念让他给了修一点点回应,“我也喜欢修,咳……但是修你年龄不够……我不能和你在一起的……”

“你等我长大吧!我不会嫌弃你变老的!”修的回答又是一记直拳,干脆利落的把大东K.O.,没有一丝丝喘息停顿的机会。

“好,我等你长大。”

“哥哥,我超能力升级了!”

“嗯?”

“我超爱你的!”

修轻轻在大东唇上印下一个浅浅的吻。

“!!!”

————————————周五修上绿洲时才明白他的一个吻到底有多大的力量

————————————他为此多开了5个仓库成为绿洲著名仓管



心血来潮想画今天写的水族馆,来腿个进度,已经完成了一只海龟🌚

住院33天㊂

cp修东修无差
ooc我的
小病人✖️医生
本篇全现实
清水,无刀无糖

今天的天气实在是好的异常,地球资源高度开发的时代,灰蒙蒙的天空成为日常,真正水蓝色泛着天光云影的天空每一次出现都是可以登上早间新闻的重大事件,就像今天。女主播在镜头前压不住脸上的惊讶,这差不多是可以刻在她墓志铭上的数据了,“生前曾经历过4次大晴天”之类的。

修嘟着个嘴,眯缝着眼睛,带着刚刚起床的困倦看着面前投影屏幕上不断自动推送的各式新闻,撇撇嘴抬手划掉一片密密麻麻的数据,把自己的精神从渐淡的混乱梦境中拔出来,“嘁,天气有什么好关注的……”修对这些事情提不起丝毫兴趣,“绿洲里好天气那么多,我就是死在死亡星球,数据被清空,我也不会因为天气好这种理由出门的……”修嘟嘟囔囔的从仓鼠球里爬出来,慢悠悠的晃到卫生间去洗漱。

“咔哒-”大东带着一沓表格走进病房,病房里纵横着的橙色光带一明一暗,呼吸般闪烁着光,厚厚的特质隔光窗帘把好天气整个隔绝在外,整个屋子都是黑漆漆的,空气交换机嗡嗡的运转,沉闷的的气氛还是止不住的膨胀蔓延,充斥着整间病房,“真是白瞎了这么大的落地窗啊……”,大东大手一挥,刷的一声掀开窗帘,阳光闪光弹一样在窗前炸开,他眯了眼睛歪着头,等到眼睛慢慢适应了热烈的阳光,大东慢慢的把头转过来,看着青天白云印在一人高的窗上,视野里不再有漫天浅灰的阴霾笼罩,碧蓝的天空海水一样泛着光,清澈明朗,医院顶楼视野开阔,了无遮拦,一眼可以望穿半个哥伦布,这个城市,居然有这么美的时候啊。

修的头发尖上挂着水珠,彩虹色的光从水珠里折出来,印在他眼上,被阳光激的眯起来的眼睛上盖着层层叠叠的睫毛,深处透出琥珀色的眸子,泛着通透的光,“你来了啊,开窗做什么,这么刺眼。”,“阳光对你的生长有好处,换气也不要一直靠换气扇,今天难得天气这么好,不能浪费,要多呼吸新鲜空气……”,“好好好,我知道了,真是啰嗦。”大东看着小孩不耐烦的样子,无奈的叹叹气,偏偏对他又发不出脾气来,“走吧,今天的例行检查。”大东带着小孩在各个科室各种奇奇怪怪的仪器里钻来钻去,满眼尽是花花绿绿的数据和图表,到检查完已经是午饭点了,在豪华的电竞病房里,大东看着修桌上已经由营养师送来的双人份奢侈营养餐,早已经见怪不怪了,他已经习惯于被这些生活中琐琐碎碎的事情刷新世界观了,习惯了就好。

“可以上绿洲了吧,大医生?”修抱着手臂撇着嘴向面前盯着一堆图表看的大医生发出申请,“不行,你的身体情况不应该一直玩游戏,需要户外活动。”大东放下图表,淡定的坐在椅子上看着面前的亿万富豪在床上打滚,“我会陪你一起去的,我也不会上线绿洲的。”,“那你打算带我去哪?”修把头埋在被子里,闷闷的发出询问的声音。

“公园怎么样”
“不要,我又不是打太极的老头子。”
“游乐场?”
“不要,我才没有那么幼稚呢!”
“呃……”大东一边暗自腹诽,明明就是个幼稚鬼吧,一边搜肠刮肚的寻找哥伦布可能比较有意思的地方,哥伦布虽然大,但不是什么重点旅游城市,还有什么有意思的地方呢……
修从被子里爬出来,抱着双腿坐在床上,看着大东在对面的椅子上皱着眉头抓耳挠腮,搜刮着记忆,他忽然觉得这个画面很有意思,大医生,有点好玩。

饶是满腹经纶学富五车,妙手回春不在话下,年纪轻轻就无数大奖压身的天才医生,也免不了被这种问题困扰,毕竟他还没有过带孩子的经历啊。心里一团乱麻,摸不着头绪,他看着窗外水蓝色的天空忽然福至心灵,想到了他自己常去的一个地方,那里也和这片天空一样,沉静悠远。

“走吧,”大东起身把修从床上把萝卜似的拔下来,“去哪?”修毫无准备地被大东从床上拉了下来“到了你就知道了,你应该会喜欢的。”他被大东牵着手,没有反抗,‘他的手牵起来真舒服’他顺着大东手臂用力的方向跟着他往前进,未知的行进方向没有给他带来恐惧不安,更多的是好奇和对即将来临的冒险的兴奋。修反握住大东的手,反超了大东,拉着大医生向前跑,大东看着突然活力四射的小孩,这才发觉他只有11岁,终归还是个小孩子嘛。

“你知道要去哪吗?”
“不知道啊,哈哈哈!”
“那你拉着我跑?”
“反正要先出医院嘛,大医生有点傻哦!”正跑着的修回头向大东做了个鬼脸。
大东看着面前吐着舌头翻着白眼的修,不由得哑然。

修拉着他在肿瘤科的大楼里四处奔跑,少年的笑声回荡在楼道间,他们从护士站前跑过,看着护士们整理着各色药品和病历单;他们从大厅经过,从护工们推着的轮椅中钻着空子,轮椅上的老人们笑着看着小孩做着鬼脸拉着医生跑过;他们还路过几张盖着白布的床,修抽空停下行了个礼,放慢了脚步离开。少年笑声途径的地方,是生命逝去与新生的旅路。

出了医院大门修放慢了脚步,跟在大东身后,“后面就交给你啦!”他笑嘻嘻的晃着大东的手臂,大东笑笑,牵着他的手走在林荫下,两人不言不语,踩着阳光留下的斑驳印记,一路向前去了。阳光透过层层叠叠的树叶洒下来,细细碎碎的铺在身上,暖融融的裹着他俩,修的手被大东整个包着,圈在他的掌心里,大东的手掌很宽厚,手指修长,整个把小孩的手包进去,很暖,很舒服。修看着身侧的青年,大东的脸上的光影变幻,他脸上的线条不那么硬朗,大概是因为是亚洲人的缘故,看起来更柔和也更有亲和力些,‘和他一起,真不错啊’修心里突然冒出这么个念头。

大东牵着小孩慢慢的稳稳的往前走,小孩的手软乎乎的,捏起来很舒服,握在手里像是一团棉花糖,他瞥到了小孩望过来的眼神,阳光从他眸子里映出来,琥珀色的眼睛里泛着闪闪的光,亮晶晶的,像是闪着小星星,平日里毒舌呛人的小富豪在阳光下舒展身体,好像把柔软肚皮露出来的小刺猬,没了满身上下扎人的刺,可爱多了。小孩的五官还没有长开,脸上是没褪下的婴儿肥,软乎乎的,‘带这么一个弟弟也挺不错的嘛,真可爱啊’大东默默笑笑,握了握修的手,带着他稳稳的朝前去了。

哥伦布是个大市,俄亥俄州的州政府就在这里了,也就在医疗中心对面,医疗中心旁边就是绕城一周的赛欧托河,他们顺着河道一路向上,车道离人行道还有一段距离,几乎听不到汽车跑动的声音,耳畔尽是河风吹动树叶的声响,河边上有一大片草坪,是狗狗公园,不过人很少,多是流浪狗,大概都沉迷于绿洲了吧,看起来有些荒凉。一路向下,直到一个没有门牌的大型建筑,墙上的标示已经花掉,看起来有些年头了,周边的树木缺乏修剪,肆意的生长,几乎把整个建筑都吞掉。白色的墙壁已经泛黄,铁门上锈迹斑斑,地砖缝隙里野花野草顽强的钻出来,到处都是绿茵茵的,还漫着清浅的香气。

修勾着嘴角歪头冲大东眨了眨眼睛,示意他解说解说,大东冲他笑笑但不说话,牵着他轻车熟路地从门厅进去了,大厅出乎意料的整洁,虽然也有了年头但看得出有人在打理,大理石的地板映着人影,哒哒哒的脚步声在大厅回荡,顺着边上的走道往后去,修渐渐听到了水声,并不是水龙头似的哗啦啦的响声,更像是浅浅的海浪拍着沙滩,一波波的,轻缓的卷过来。

修听着耳畔的声响,心里已经有了猜测,他大概明白了这是什么地方,“水族馆吗?”修笑着转头询问大东,“是的,”大东拉着他向前走,浅蓝的灯光打在巨大的鱼缸里,粼粼波光映在穹顶,深深浅浅的蓝色充斥着房间,一波波轻浪拍在玻璃壁上,大东牵着他在最大的缸前的阶梯上坐下,形形色色大大小小的鱼在眼前游荡,“这里是哥伦布市立的水族馆,以前人可多了,熙熙攘攘的在鱼缸前面,老师带着学生春游,老夫妻扶着来看鱼游来游去,还有情侣来这里约会。”,“像我们一样吗?”修笑嘻嘻的拉着他的手臂甩来甩去,大东一窒,张着嘴愣了一下,“我们……呃……算了,大概算是约会吧。”他无奈的笑笑,看着身边抱着他手臂哈哈笑着的小孩,由着他去闹了。

修闹腾一会自己就停下了,“现在还有人收拾这里吗?”他抬手伸出食指在面前画了个圈,“里面看起来还不错。”,大东点点头,笑着回他“还有工作人员的,因为是政府工程,所以还勉强维持着,”他顿了一会,“这里我很喜欢,每次不知道去哪的时候就会来,就好像我自己也在海里一样,这种感觉和在绿洲的海洋星球里是不一样的,这里有一些特别的东西。”

“比如?”
“比如透着玻璃鱼缸穿出来的清凉水汽,沉在水底埋在珊瑚和水草里的鱼鳞,鱼缸前波光里拥抱牵手的人们,虽然我更喜欢它安静沉寂的样子,会让我平静下来,海洋星球也许更美但那里太完美了,完美的不真实。这里有海水咸腥的味道,有时间积淀的沉静和不完美,还有人留下的心情,我觉得现实世界的心意更宝贵,也许是因为我太古板吧。”大东笑着摇摇头,“不说这些了,不靠近看看吗?”
“好。”

巨大的鱼缸里游动着各色鱼类,水母在其中沉浮,珊瑚在缸底生长,水草缓缓摇晃,海葵丛中小丑鱼不时探头,鹞鱼张着双翼在水中滑翔,投下黑色的阴影,鳗鱼在洞穴中探头探脑,看着清澈的水中浮着丝丝絮絮的杂物。鱼缸格外的大,像是,一只蓝鲸。是了,修心中刚升起这个念头,就发现了蛛丝马迹,高耸的肋骨,硕大的尾骨,起伏的脊柱,是了,这一定是一条鲸鱼。矿物化的骨骸变成礁岩,珊瑚、海葵、水草覆盖其上,海星、盲虾附着在上面,靠着骨骸的养分和海草生存,大大小小的鱼类在其中来往,靠着小虾和浮游安身立命,这是一个别具一格的小世界。

“你发现了吧,”大东看着身边趴在厚厚的玻璃上向内张望的小孩,“这是一个活着的鲸落,鲸鱼真的很温柔。”修无声的点点头,想了想,又转头冲着大东开口,“你和它一样温柔。”说完又转头盯着鱼缸里来来往往的鱼群,大东一愣,忽然发现自己被夸了,脸上有些发烧,抬手摸摸鼻头,瞟了一眼身边的小孩,忍不住轻声嘀咕,“是吗……”,“恩!”修听到了,还给了个很坚定的回答,大东感觉脸上更烫了,轻轻咳了两下,别了脸看向鱼缸另一边。

像大东说的,修很喜欢这里,时间在水波荡漾中流逝,到了傍晚时分,感到腹中的饥饿感,修才愿意从里面离开,带着一个纪念品商店里的鲸鱼玩偶,他说这个很像大东,虽然没有人在里面,修还是在柜台上放了钱。修拉着大东慢慢的晃回医疗中心,做完检查就回到了病房,回到了原来的样子。

大东到了下班的时间,离开了医院,灯一盏一盏熄灭,世界变得沉寂。明明一整天没有进绿洲,修却并不觉得有什么奇怪的,也并不觉得无聊,现实还是很有意思的嘛。想到自家整天不着家的父母,修决定收回前言,和谁在现实世界一起待着还是有很大区别的,他看着床头的鲸鱼玩偶,和他一起还是不错的。

难得的,修不觉得有什么不舒服的地方,兴许和大东说的一样,呼吸新鲜空气、晒太阳会有益于身体吧。

这天晚上修开着窗,关掉了换气扇,他抱着鲸鱼睡的很安稳。

【tbc】

摸个小天使。。。虽然画的很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