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子君233

随缘写文画画。。。咸鱼一只

彗星落下的那一夜(he)

ooc我的
借用盗梦空间设定
小学生文笔
没看过原著大东住址瞎编的
不要脸的求红心评论和推荐
爱你们



绚烂的彗星划破天际,拖着长长的尾焰,在暗蓝色的夜空留下一道闪亮的轨迹,修第一次在现实世界看到彗星,这比绿洲里的要震撼漂亮的多了。

他几乎下意识的把双手握起,放在心口,闭着眼睛,在心里默默许愿‘希望以后也可以和大东一起在绿洲,想成为哈默和哈利迪他们那样的挚友!’。等到他再睁眼,彗星早已离开了,这时候修又开始懊悔为什么没有先录像发给大东呢。他皱着眉头叹口气,扒着阳台冷冰冰的栏杆晃来晃去,大东也不知道看到没有,说是百年难遇的彗星啊。

第二天刚上线,修就兴冲冲跑去和大东说彗星的事,说完又不好意思的笑笑,忘了拍照和录像了。大东只觉得弟弟总归还是有些小孩子心气的,可爱的紧,温和地笑笑,伸手揉揉他的头,“没关系的,彗星我在直播上看到了,今天可是去找第二把钥匙的日子,别分了神到时候账号被清空啊!”“知道了!”修轻轻拍掉武士的手,摇摇脑袋跟着大东进了传中门。

“你进去按指示搜集宝物,我会在外面掩护你的,嗯?”
“明白了,放心吧!”
“First to the egg!”
修没有回答,伸手比了个“OK”的手势就跳进副本去了。得到回应的大东悄悄隐匿在暗处,警惕着四周,像是在等着什么。

没多久随着空气中一阵阵噼里啪啦的传送门开启声,一大波IOI第六人来到了副本入口,大东并不惊讶,意料之中的事情罢了。修刚刚发来了私信,19件任务物品已经集齐,正在往回赶,他提醒了一句出来时小心,便不再多言语。

IOI发现副本处于封闭状态后就明白了,在洞口排好阵势,只等着副本里的玩家自投罗网。

大东的手已经放在变身器上,这是他的大杀器,不过为了第二把钥匙而动用它也值得了。眼瞧着入口处黄色的身影一闪而过,他毫不犹豫的变身,一瞬间变成了身高40米的奥特曼,严严实实的护在修身前。

“快走,变身只有三分钟!”
“你怎么办!”
“我是可以飞的,没问题的!”

修闻言不再犹豫,大步奔向缺口,大东随着他一路且战且退,修包围圈边缘紧张的等待着传送门开启,大东挥舞着手臂砸向周围的敌人,第六人部队化作大片大片的金币挥洒在四处。传送门的读条快要结束,冰蓝色的小漩涡漂浮在半空,刺啦刺啦的冒着细小的电火花,大东的变身还有一分钟,修心里松了口气,稍稍放心了些。

大东突然回头,没头没脑的对着修道,“外面有脚步声,好像有人来……”话没说完,修面前的奥特曼就化作大捧大捧的光点消散在空气中,修顾不上疑惑,抬脚跳进传送门,消失在原地。

直到下线修也没有等到大东回来,修直到下线也没弄明白是什么事让大东突然放弃自己,话也不说完的离开,他带着满心的疑惑摘下终端,离开绿洲。

心里的一丝丝抱怨、不满、满心的疑问,都在他看到新闻视频时戛然而止。他从没有想过第一次见大东是以这样的方式,在这样的场合。新闻画面上每一个字都刻在他心里,刀砍斧劈,深深的凿刻在他心里,他永远忘不了那朵暗红色的血花。

屏幕上的红几乎刺穿他的眼睛,直直的要捅进他的心里去,真扎眼。修关掉电视,甩手把遥控器砸在墙上,默默的趴在桌子上,一言不发。

明明已经闭了眼睛,可那片红还是不散,像是烙在了眼球上,甚至越发鲜艳起来,亮的刺眼,层层叠叠覆住修的视线,眼前蒙着的红色的光幕随着心跳扑通扑通的颤动,擂鼓般炸响在他心头。烦躁不安感愈甚,身上似乎也灼烧着,发烫。嘴里也没了涎液,干燥的像是火山,嗓子几乎要干裂开。

修再耐不住内心躁郁,猛然间似是从某一个小世界里冲突出来,身边的一切都片片碎裂,渐渐消失在眼前,耳畔传来一阵阵“滴滴-”声,他猛然间睁眼,双眼缓缓地对焦,模糊不清的影像逐渐重合,清晰,变得真实。



他正躺在床上,床头的终端按照设定的闹钟滴滴个不停,眼前的房间还是熟悉的样子,窗户、桌子、窗帘又或者桌面上郁郁葱葱生长的小绿植,都和原来一样。

是梦。修舒了口气,梦境太真实,真实的让人害怕。他忽然记不起设定的闹钟是为了做什么,备忘录适时的响起,冷冰冰的电子音从终端传出来,“凌晨两点三十分起床,彗星将于三点时出现”修扬了扬眉毛,啊,是了,是为了看彗星。

盛夏时分,空气里满是果汁汽水和海风的味道。纵然正当夏中,夜半时分也还是凉的人心发颤。修披着绒毯趴在阳台栏杆上,冷冰冰的铁栏杆贪婪吞噬着他的体温,冰凉的触感像是刺穿了皮肤,直传到骨髓里去。他伸手撸撸手臂,激灵灵打了个缠,月明星稀皓月当空,也不知道那叫不出名字的彗星什么时候来,他手支着下巴无聊的数星星,漫天星座里认得的终归只有那么几个,数着数着也就没意思了。修拎起身边的相机扣扣摸摸,忽然间像是感应到了什么,抬起相机对着天空,彗星刚刚好跑进取景框,当他按下快门,把彗星定格下来时,心头忽的涌出丝丝熟悉感,他定格在原地,像一尊雕塑。

“我好像在哪里做过这件事……”荒谬的熟悉感汹涌的包裹着修,他甩甩头不再多想,“算了。”低头看向相机里的彗星,拍的很漂亮,彗尾绚烂多彩,深蓝的夜幕是天生的背景,彗星身侧的细小星点像是它洒在天鹅绒上的碎钻,瑰丽璀璨,彗星在画面正中划出漂亮的曲线,光芒四射。修把照片导入终端,回头又倒在床上睡了个回笼觉。

第二天按照原计划上线,他兴冲冲地把彗星的照片发给大东,极尽所能的和他形容彗星的美,大东笑着答应着,看着面前冒着小孩子心气的弟弟,忍不住伸手揉了揉修的脑袋。修突然安静下来,像被按下了开关,熟悉,太熟悉了,这种熟悉感真是太诡异了。

大东看着掌心下陷入呆滞的弟弟,“怎么了?”,修摇摇头,冲着大东笑笑,“没事。”大东盯了他一会,嘴角轻轻扬了扬,“好吧,准备出发了。”

冰蓝色的传送门在身旁噼啪作响,中间是深蓝色的漩涡,大东抬脚迈进传送门,修紧随其后,熟悉感越发强烈,修的心里传出阵阵心悸。莫名的熟悉感和理智上传来的陌生感产生了强烈的背离感,巨大的差异几乎要撕裂他的认知,几乎压的他喘不过气来。

一切都在大东对他喊出“First to the egg”时达到顶峰,他停下即将迈进副本的脚步,转身走向大东,他站在大东面前,紧盯着大东的眼睛,看着这个批带着全套盔甲的武士,“哥哥,你离开吧,离开你的住所”修说的很认真,大东从没见过他这么严肃的样子,他一时间愣住了。

“走?为什么?”
“我不知道,但我……心底里希望你离开你的公寓,我不知道为什么,但就是有不好的预感……”
“别闹,第二把钥匙就在面前,我们没工夫在这些事情上耽误时间!”
“可我真的有不好的预感……”
“预感而已!现在不要任性好吗,”大东扶着修的肩膀,望着他的眼睛,“没关系的,不管发生什么,我都会挡在你面前,放心。”

修拗不过他,强压着内心的不安感走进了副本。这里的一切似乎都那么熟悉,本能带领着他奔向一个个目标地点,省去了大量寻找的时间,他完成副本得到19件任务物品时离原先的副本记录还有一分多钟。他一边把任务物品甩进背包,一边大步跨向副本出口。

在副本出口边缘,修就看见第六人在天边几乎连成一线的传送门,他半个身子刚跨出副本,就下意识的点开传送门的读条,看着淡蓝色的进度条慢慢的往前爬,他心下慌乱感陡升。他一个闪身躲掉第六人的子弹,冲到大东变身的奥特曼背后,冲着大东大喊,“快离开你的公寓!我有办法逃走的!”还发了张传送门的进度条图片过去,大东疑惑的回头,不明白为什么修今天执着于让他离开住所,但看到修眼里的焦急与紧张,还是选择相信。

修看着眼前的奥特曼化作漫天飞扬的光点消散,心下稍安,一门心思应对第六人的猛烈攻势,辗转腾挪间四处闪跃,传送门刚刚完成他就化作天边一颗蓝色的小星点消失不见。

修抬手取下终端,激烈的动作使他满身疲惫,覆在终端下的脸上满是汗水,头伏黏糊糊的一束束趴在他额顶。心底的不安感仍未消散,但终归比之前轻松的多。修瘫在沙发上,双目无神的望着墙上的钟,房间里回荡着老式石英钟秒针转动时咔哒咔哒的机械声和电视上轻声播放的不知名节目。

终端上一直没有大东发来的消息,修不了解大东目前的情况,没有消息来源的他只能默默的等待。当石英钟把时间推到八点,晚间新闻准时开始播报,女主持人在电视机荧幕上面无表情的朗诵今日新闻,冷冰冰不带一丝情感,“今日我市中心公寓楼43-021a室住户藤原敏郎于楼道中遭枪杀,凶手疑似IOI第六人部队……接下来是前线实况报道……”

修看着荧幕上的画面,血迹喷溅在墙面,地面上滴落着红彤彤的一片,熟悉的红色。看着荧幕上冷白色的楼道里绽开的血花,修耳畔时钟咔嗒声和新闻播报声都变得弱不可闻,满眼里都是那一抹熟悉的红色,耳边响着的是不间断的电子扬啸音,荧幕上熟悉的单词飞离了电视,环绕在他身侧,扭曲、变形,带着尖利的啸叫,直刺的他胸口痛,心脏皱缩着,挤压着,快要爆开了。

记忆被补全,一次次的熟悉感重合,连成完整的记忆线,彗星、栏杆、副本、时钟、新闻、死亡……全都连上了。“为什么!”修流着泪站在原地大喊,眼泪不等落下就化作飞灰消散,“为什么……”

世界像是着了火,熊熊的燃着鲜红的火焰,大片大片的化做黑褐色的飞灰飞扬在空气中。修呆滞的站在正中央,第二次了,这是他第二次看着大东的死亡,第二次看到那一片鲜红,第二次。

视线内的世界快要燃烧殆尽,世界一片片崩碎消散,修眼底里失了神采,垂首站在原地,看着猩红的火焰在面前跳动,却没有丝毫动作。

忽然修像是受了冲击,猛的向后方倒下,从暗红色的世界边缘跌落进不可知的深渊。猛然间像是被什么接住,云朵般柔软的包裹着他。修眼前的黑暗渐渐褪去,视线逐渐清晰明朗。



修喘着粗气从被子中爬起身,又是熟悉的房间,阳台、终端、窗帘、闹钟……一切都还是原样,之前的一切似乎,都是一场梦。所有的东西都在它该在的地方,所有的,除了,面前坐着的两个人,“艾奇、阿蒂?你们怎么在这?”修下意识的喊出声,说完才反应过来,他们并没有见过面,“我怎么……会认识你们?”

艾奇和阿蒂平静的看着他,艾奇沉思了一会,犹豫着开口,“修,别再沉溺梦境了,醒醒吧。”她伸手从修上衣口袋中掏出一枚银色的戒指,戒指比修的手指要大一号,上面没有多余多花纹,只是一枚简简单单的指环,艾奇抬手将戒指抛向修。

戒指在半空划过弧线的轨迹,稳稳地落在修的掌心,金属的指环带着异常的温度,暖融融的,像是要融化在他的掌心。修低头看着手心里银白色的戒指,眼泪不自觉的流下,他明白了,全都明白了。这是他的梦,他给自己筑起的高塔,时间在梦境里反复流转,彗星在石英钟冷冰冰的机械声里一次次落下,所谓的熟悉感,不过是他人生记忆中一部分的复刻罢了。

“我让帕西留在梦境外接应,防止我们出不去。”艾奇一如既往的沉着冷静,“不然他也应该在这里了。”

“你还要继续吗?”阿蒂眼神复杂的望着他,“明知道这是一场梦,为什么还要在一层层梦境中欺骗自己?”,“我想救他,我想他,我……想要他在……”修突然卸了力气,倒进软绵绵的被子里,满脸都是无力和绝望,“可我失败了,两次……他又在我面前消失了,我已经第三次看到他的死亡,我想要救他啊……”眼泪不受控制地从泪腺涌出来,刷洗掉已经干涸的泪痕,又蚀刻上一层新的,交错着刻印在他脸上。

艾奇和阿蒂交换了眼神,艾奇严肃的开口,“那,我们再试一次,我们。”修愣了一下,他听到了,艾奇说的“我们”带着眼泪,他绽出笑来,“好,我们再试一次。”

时针伴着清脆的“咔哒-”声转动到凌晨三点,彗星又一次出现在天边。第四次,这是修第四次看见这颗彗星,它划过天空的轨迹,它四散着光芒的彗尾,都刻在他心里,一摸一样。

修忘不了这颗彗星,就像莎士比亚揭开哈姆雷特的帷幕,它撕裂的天空背后是修一生的遗憾与梦魇。彗星降临后的那一天,是他第一次见到大东的时候。

它常常划破了修的梦境,以不可阻挡的姿态把修拉回到他人生中最黑暗的时刻,它像是一把任性的钥匙,固执的要把修努力埋藏在内心深处的记忆掀开,一次又一次把血淋淋的现实摆在他面前,让他在深渊中无力而绝望地苦苦挣扎。梦中的他无力反抗,他只能看着大东从43楼坠下,伴着破碎的玻璃上四散的光斑,像彗星般不可阻挡的坠向地面,伴着闷响,炸成他记忆中那一片暗红色的血花。

梦境中的尝试似乎证实了修无力改变现实,但他不甘心,他想试试,也许下一次就成功的救出大东了呢?即使之前已经失败了两次。

这一次,也许会不一样吧。

“你知道吗,这里是你的梦境哦”艾奇阐述着修已知的情况,修看着她,默默的等着她的下文,艾奇转过头回望着他的眼睛,“你在这里,是无所不能的,”顿了一下,她又接着补充,“不过不能太真实,和现实太相似会让你无法分辨,沉溺其中;同样,也不能太偏离现实,否则梦境无法承受就会崩溃,这之间的度,需要你自己来把握。”她冲着修挑挑眉,“明白吗?”修点点头,“懂了。”他脸上突然绽出笑来,自信的笑,这不就是个大型游戏吗?游戏里,我怕过谁呢?

阿蒂带着修的终端登上绿洲,顺着原本事件的发展向前推进着时间线,当大东又一次从化作漫天星点消失,修不再犹豫,跨着大步奔向阳台,毫不迟疑的从阳台跃下,凛冽风声呼啸在他耳边,衣服下摆在风中鼓动,猎猎作响,地面上原本细小如蚁的人与车,在视线里飞速放大,他几乎可以听见地面上人群的惊呼。

原来,从楼上坠下是这样的感觉。

修隐隐听到艾奇伏在阳台上惊呼,他轻笑着伸展出身后的翅膀,几乎贴着路人的头皮滑翔而过,又猛地攀升,大东,哥哥,我来了。

修乘着风在天空中狂飙,奔向那个深深的烙印在他心里的地方,市中心公寓楼43-01a,这个地方他永远不会忘记,这个地方无数次出现在他梦里,无数次。

他带着笑冲向那个正在下落的小点,张开双臂把他拥进怀里,大东惊愕的望着面前如天使般突然降临,将他拥进怀里的少年,少年的怀里有着特别的清新香气,被香气浸没着,耳畔传来少年青涩的声音,“哥哥,我来了。”大东混乱复杂的情绪渐渐安定下来,他静静地感受着少年的体温与心跳,“修?”“嗯。”

大东默默的笑笑,轻轻的回抱了他一下,身旁的建筑飞速变幻,越发接近现实世界的样子,越发像……绿洲争夺战后的世界。艾奇和阿蒂站在地面,不可思议的望着修,“你在搞什么!”艾奇控制不住的大喊,“你会被困住再也出不去的!”

修身后的翅膀碎成漫天白色的羽毛飘落,他站在大东身侧,从口袋里掏出那枚戒指,带着微笑,把它抛向艾奇,他眼里带着笑,他的嘴角挂着小太阳,“我想,我放弃了,我想沉溺于梦境,谢谢你们。”

艾奇和阿蒂的身影慢慢消散,她们看着修向她们挥着手,修张着嘴,比出口型,“再见”

即使这里是梦境,即使我会死于梦境,即使只有现实才有真正的三餐四季与生活,但梦里,有你。有你,就够了。

我沉溺于你,像鲸鱼沉溺深海,缺氧致死亦不渝。










评论(8)

热度(36)